參加公益活動與長者合照被惡意檢舉賄選!議員候選人沈君茹十九日開記者會自清,只送兩片痠痛貼!

記者何國豐/報導
十年來熱衷花蓮公益、關懷獨老的花蓮縣社區大學校長沈君茹,此次在支持者鼓勵下毅然投入花蓮議員三選區選舉,一路選情看漲;不料,十月初參加例行公益活動與長者合照卻被惡意檢舉賄選,日前突然遭到檢調偵辦有賄選嫌疑,十一日經地院開庭審理以罪證不足無保請回;令人不解的是,七天內又第二度召開羈押庭;對此,沈君茹(見圖:記者何國豐/攝)十九日上午於競選總部召開記者會自清強調,多年來從事公益活動,送什麼物資與沈君茹無關,沈君茹只有送兩片酸痛貼給長者。

看到多年一起做公益的沈君茹被惡意抹黑賄選,太昌巡守隊長張培祥在記者會中說,與沈君茹一起從事公益十多年了,她出錢出力不欲人知;被指沈君茹送物資那次,生活物資中的海鮮是長年做公益的海鮮廠商提供的,物資中沈君茹只提供酸痛貼。

沈君茹堅定表示,「清廉參選是我的堅持,是我的價值」,送物資要求選票這種齷齪的事情,我認為是汙辱選民,沈君茹不做這種骯髒事,今天去送關懷物資的這件事情,硬要跟賄選扯上關係,這是讓我們非常心痛的,為了要打擊沈君茹,不讓沈君茹當選,不惜牽連到太昌巡守隊的隊員,為了要打擊沈君茹,不惜請這些弱勢請這些阿公阿嬤去盤問他們去搜索他們去騷擾他們,形同押人取供,沈君茹這麼可怕嗎、這麼怕沈君茹當選嗎?這麼怕沈君茹這種人進議會嗎?要用如此的手段。

這件事情發生在十月初的時候,一如往常,巡守隊邀請我,要不要去看獨居老人,我也一如往常,有時間我一定去看他們,沒有時間我就沒辦法了,第一天我是沒有時間的,第二天到了下午的時候我才有一點時間,我說還有幾位,他說快送完了,剩下五六個,我說好五六個也行,我去看看總是關心一下。就是這樣一個的關心動作,就被解讀成我在賄選這些阿公阿嬤,請問一下,這些獨居老人 他們的戶口是不是在那裡,可不可以投我的票,我都不知道,他們有沒有能力去投票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一個例行性的關懷,之後跟這些長者拍照,各位,如果我有賄選意圖,我還會拍照上傳嗎?

沈君茹表示,有一隻黑手惡意將此截圖與賄選連結,構陷沈君茹等無辜者,捕風捉影、穿鑿附會,看圖說故事,我心疼太昌巡守隊被沈君茹牽連,我心疼這些長者,被沈君茹牽連,要接受盤問接受調查,為了打擊沈君茹,在十月初發生的事情,在選舉投票前十五天,進行搜索,進行調查,把太昌巡守隊的隊員、還有我帶到地檢署,你以為把我戴上手銬上腳鐐我們就會屈服,我們就會害怕嗎?你錯了!我們是清清白白的參選,我可以說,我是清廉參選的典範,但是今天,卻因為行善這件事情,遭受這樣子的污衊,人死不過頭點地,也要留得清白在人間,我今天要捍衛我自己的清廉,所以請各位記者替我發聲!

沈君茹說,這件事情在十一月十一日經過調查、經過地院開庭審理,最後以罪證不足,無保請回;不料,在七天後的昨天(十八日)立刻又召開第二次羈押庭,在這段期間,坊間已經有留言,沈君茹卅萬交保、她出事了,不用再選他了,第二庭的結果是廿萬交保,連同太昌巡守隊隊員也十萬元交保,我覺得非常非常難過,為什麼要打擊沈君茹,連累別人,在我們交保完成,還沒有踏出地院的時候,媒體全部接到了新聞,用非常錯誤的訊息傳出去,政黨用政黨的機器,告訴他們廣為流傳,這個標題上面寫著,海鮮肉類換選票,花蓮第三沈姓縣議員候選人被廿萬交保,這個內容裡面寫著,助選員十萬元交保。

沈君茹說,巡守隊隊員不是我的助選員,而是太昌巡守隊的總幹事,惡質一群人故意誤導媒體及各界,此外,還提出了在沈君茹的住處及競選總部搜出了證據,這個證據是什麼,這個證據是手機還有我的筆記本,常用的筆記本,還有人家來申請喪葬補助的這些死亡補助的這些資料,所以我覺得,這個是罪證嗎?應該不算吧?那我覺得很那悶,但是我今天要告訴大家,「政治不需要玩得那麼黑暗,我們是要服務社會出來選舉,我可以不當選不要緊,但是我不能讓別人這樣誣陷」,肉類換選票,這個東西不是我的,剛才隊長已經說明了,所有參與他們活動的物資都不是我的,我的禮物永遠只有「兩片痠痛貼」。

沈君茹說,我不會因為這樣子被打倒,清者自清,相信司法會還我清白,在這裡我也要說明,栽贓抹黑,毀人清譽,天理難容,我在這裡行得正坐得正,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願意接受司法的任何調查,我在這裡告訴大家,假如,假如你已經厭倦了,沒有政見、沒有能力,只會栽贓抹黑的惡質選風,請你投14號沈君茹,如果你希望花蓮縣議會,出現一個有勇氣、不怕抹黑不怕打壓,不被拴鏈子的議員,請你投14號沈君茹,假如你需要一個有頭腦、有智慧、能夠明辨是非,請你投14號沈君茹,沈君茹能夠為名喉舌,能夠替你發聲,能夠讓公民壓抑在內心的憤怒,讓大家聽見。

--最新文章--

更生新聞News

地址:花蓮市五權街36號

電話:03-8340131分機315、317